“庐州”和“合肥”到底是什么关系?真的是改名失败吗?

很多中国人对自己家乡的地名都很重视,加之中国历史这么久,很多地方在古代有过不同的地名,于是很多“厚古薄今”的人会认为古代地名更好听,合肥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很多人觉得其古称“庐州”更好听。 当然,好不好听其实主观印象很重,但“庐州”这个地方在古代确实出镜很高,因为这里出了一个包拯嘛,而且前些年许嵩还有首《庐州月》,使得这个地方似乎突然就多了一些文艺色彩。 于是,很多人认为“庐州”变成“合肥”是个悲剧,属于“改名失败”。 那“庐州”是怎么变成“合肥”的?其实不是“庐州”变成“合肥”,更不是什么改名失败,很长时间里,这两个地名都存在。 咱先说说这两个地名怎么来的吧,西周时期,周王分巢国为庐、巢两国,其中庐国都于庐邑,位于今天的合肥市区西北,“庐”就这么来的。 而“合肥”这个地名在文献上最早出现在大文学家、史学家司马迁的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中:“合肥受南北潮,皮革、鲍、木输会也”。秦汉之交,合肥正式建立“合肥县”,属九江郡。 这个时候,只有“合肥”,“合肥”比“庐州”还古老。 对“三国”略有了解的人应该都听过魏国和吴国之间的“合肥之战”,魏国在这里挡着20万吴军无法打过淮河,“合肥”这个时候就已经是地名了。 “庐州”正式成为建制名称是在隋朝,隋朝把南朝的合州改为庐州,于是“庐州”也正式成为地名,合肥仍然是下面的县,而且是首县。 元在此设庐州路,管辖合肥、梁(在今肥东县境内)和舒城三县以及和州、无为州、六安州三州,明朝把元朝的“路”改成了“府”,于是明清两代,“庐州府”成了很稳定的一个建制。 庐州府在明清先后属于南直隶、江南省和安徽省(江南省后来分离成了安徽,江苏两个省),清朝庐州府下辖四县:合肥县(首县)、舒城县、庐江县、巢县,以及一个散州:无为州。 明朝南直隶,可以看到庐州府(繁体字) 其中,合肥县是庐州府的“附郭县”,也就是说,合肥县城也就是庐州城,但当时的时候说城市一般只说合肥县城,不说庐州城,因为庐州是广义的行政区划,不是城市具体名称;这种情况在广州身上体现的最明显,明清广州府城很大,是有两个附郭县的,南海县和番禺县同城而治,这个时候你说城市叫什么名字?叫南海和番禺都不合适,而广州又是广义行政区名,不是城市的名称。而广州当时是通商口岸,很多外国人也这么问当地人:这城市叫什么名字啊?当地人也很难说,因为当地人通常是直接称呼“府城”的,于是外国人就把欧洲语言中的府治“canton”作为广州的英文名称。 也就是说,本质上,城市名称一直没变,就是叫合肥! 1913年,民国“废府存县”,庐州府的名称没有了,合肥县保留,而设市(这个时候的市还不算现在的地级市,仅仅是管城市本身)的时候用的也是合肥的名称,这其实也正常,因为城市名就是“合肥”,庐州是府名,是地区名称。 于是,后来地级市成了新的二级行政区来管理县的时候,选的名称就不再是“庐州”了,而是直接用的“合肥”,这就导致一个情况,现在的地级市其实和以前的府差不多,不过名称由“庐州”变成了“合肥”。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特别可惜的,因为合肥这个地名本来就比庐州要古老很多,地级市的名称只能有一个,要不叫“庐州”,要不叫“合肥”,因为民国之后我国有了“市”制,不再和明清一样,会出现“府县不同名”的现象,选“合肥”也很正常。 当然也有些城市选择的是以前的“府名”吗?这也有多种情况,有的是县名没了,典型的是“九江府”,江西九江府的附郭县是“德化县”,但因为这里和福建德化县同名,然后因为福建德化县设置更早,所以“德化县”改名为“九江县”,后来地级市的名称也是九江;有的属于城市很大,附郭县不止一个,所以设市的时候就用府名,比如广州市,它的附郭县有两个,南海县和番禺县,那设立市的时候当然要用广州这个府名;还有的原因比较负复杂,变来变去,比如抚州和临川… 这个过程很乱,于是出现很多市县同名,府县倒置的情况,就安徽省来说,争议最大,最可惜的还不是庐州,而是另一个地方——著名的徽州府,“徽州复名运动”到现在都有着不少声势。 当然,现在改名几乎是不可能,因为首先没有必要,早用习惯了;第二成本太高,而且,合肥本来就是城市名称,名正言顺,其实也挺好听的。所以啊,庐州还是作为民间对合肥的一个雅称比较好,当地人对这个名称,还是保留了很强的文化心理认同。